名为“牛肉面之乱”的政治大戏
台行政机构讲话人丁怡铭的“牛肉面讲错风云”不断延烧,虽然丁讲话人和台行政机构不断“弥补”,很显然,这出政治大戏一时还难以结束。这出戏的引子,本便是心怀叵测的政治操弄。民进党当局试图歹意陷害,“粪水”没能泼向蓝白阵营,反倒让自己一身“腥臭”难以洗刷。“躺着中枪”的台湾“皇家传承”牛肉面业者火速出示瘦肉精零检出的查验陈述自证洁白,还台北市政府公正,狠狠扇了台行政机构一耳光。接着岛内网民指出丁怡铭运用的图卡,是绿营网军用过的图卡,揪出抹黑是蔡“政府”和绿营网军的“一条龙作业”。目睹风向欠好带,丁怡铭标明购买100碗牛肉面致歉,眼尖的网友却发现,丁怡铭亮出新台币三万九的订单,公司编号写的是台行政机构报账用的一致编号,居然还有用公款致歉这种操作?所以,丁怡铭又急急弄清,牛肉面是由秘书代订呈现失误,已重下订单。这看起来滑天下之大稽的一出,实则细思极恐,让人笑不出来。丁怡铭抱歉时标明,莱克多巴胺(瘦肉精)通过代谢,往往在肉品中已无法检出,不免强词夺理;亲口标明要凸显马“政府”2012年敞开含瘦肉精巧牛进口这个时刻点,只能说这位讲话人话术欠安,藏着掖着的政治龌龊被他一句话坐实;买面致歉用公款,还要派遣秘书跑腿,丁怡铭怕是官当久了忘掉抱歉和诚心应该怎样写,外界也不由要联想,这位秘书究竟“习惯性”帮上司报了多少公账?更糟糕的是,为了帮当局辩解、冲击不同定见者,堂堂台行政机构讲话人居然不曾想过会连累无辜大众。丁怡铭说话简单,一夜间岛内牛肉面业者阅历了“隆冬”,本来受新冠疫情影响生意就欠好,此番不只“皇家传承”牛肉面订单量少了七成,岛内其他牛肉面店一起连坐,顾客更堕入新一轮食不安的焦虑中。木已成舟,牛肉面不知何时能重获顾客的信赖,又不知有多少无辜业者能挺过这“隆冬”,丢失谁来担任?更何况台行政机构一再强调,分布假消息最高可罚三百万元新台币。回头再来看丁怡铭信口开河,只想用三万九新台币来打发,这价值不免也太廉价了些!如此抱歉天然作用欠安,为了止血,丁怡铭背面的要角——台行政机构担任人苏贞昌匆促跳出来扮演和事佬,演出带人到店家吃面并致歉的戏码。外界一片要丁怡铭下台担任的声浪,一向被认为是“酷吏”的苏贞昌却变得斤斤计较,让我们不要再无限上纲,着实令人咋舌。也是,丁怡铭是苏贞昌的子弟兵,苏贞昌自身便是个“神明都敢骗”的人,双重标准也不是第一次。再说,台行政机构讲话人是多么职位,在台行政机构举行记者会,实名指控台北市政府及商家,绝不可能是丁怡铭的个人观点,这等同于台行政机构的正式宣告,也是民进党当局对民众厌弃的美猪方针的又一次定调。那么苏、丁二人吃碗面、捧个场能停息公愤吗?要不是当事人能自清,早就沦为美猪方针的祭品,面店老板那句“能了解”,真的能了解吗?了解政治人物视贩子大众为蝼蚁?不过是场面话,透着不敢惹怒政治人物的无法算了。为了照料两人的口味,店家还得特意预备菜品,这便是苏贞昌、丁怡铭等人的诚心和抱歉?台行政机构里高挂着两句话:“告知民众,明晰'政府'做些甚么;反映民意,期望'政府'做些甚么。”这前半句却是印证了,民众完全理解了这群人的狂傲与无情,至于后半句,杳无音信,毫无回音。你方唱罢我上台,牛肉面店里不知道有多少真实的顾客上门,各路政治人物却是蜂拥而至,相干或不相干,都要打着名号“跑跑龙套”让这场闹戏一续再续。终究能对业者有多少协助不得而知,却是那对着媒体镜头将一块牛肉舍不得吃似的数次夹起又放下,一筷子面要承认能被拍到才送进嘴里,这样的“情真意切”令人浑身起鸡皮疙瘩。“演戏”的政客全情投入,不相干的老大众却被逼奉陪,映衬出的是绿营政客“吃肉不吐骨头”的赋性。不幸民众,本来应为天,现在不过刀下鱼肉尔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